返回列表 發帖

傘兵黃絲區議員2 - 黎梓恩

(獨媒特約報導)雨傘革命後,不少傘運團體或政治素人參選區議會選舉,自己社會自己救,當中更有不少年輕素人成功當選,沙田王屋區的黎梓恩就是其中一員。作為90後的他,辦事處所有員工皆為年輕人,工作上沒有議員的架子,為社區帶來新動力。然而,甜蜜期過後,他們這一年所要面對的是各式各樣的社區問題,會議上的唇槍舌劍,甚至是越趨對立的社區氣氛。在這一年的區議會工作中,黎梓恩感到政府機關比想像中更僵化不堪:「本來諗住佢哋100分應該都有30分,點知得0分。」他又認為面對現今的政府,需用更多的手段應付。
土生土長 打低自由黨
「土生土長,想你所想」正是黎參選時的口號。當時作為該選區的居民,他不滿自由黨梁志偉連任16年,經常自動當選,毅然參選挑戰,最終以200票之差戰勝對手,由普通居民搖身成為區內年輕的區議員。他表示當時沒有政黨支持,靠的是朋友、街坊或是傘後組織的義工幫忙,當選後的員工亦是身邊的年輕伙伴。
政府耍太極 建制玩流會
上任一年,他感受深刻的是政府態度不堪,開會時經常要窮追猛打,政府才願意作出回應,但又答非所問。如巴士脫班導致人龍出現,運輸署人員卻認為沒有問題,又不願落區巡視,故他將該官員的電話印成單張派給街坊,運用群眾力量迫使官員跟進。
九巴86K線沒有設立分段收費,車費為6.1元,比相同路線、收費3.8元的284及299X貴6成。黎梓恩一直要求九巴增加86K的分段收費,又聯同居民發起一人一信寄去九巴,迫使九巴回應問題。  



除此,他曾就雜草叢生問題多次要求康文署跟進,但4個月來一直沒有人到場修理。清理雜草由外判公司執行,康文署負責監管,然而康文署只「小罵大幫忙」,寄出多封勸籲信,卻不對外判商罰款。他認為政府「卸膊」,外判制度出現問題。
沙田區議會中,民主派只差一席便可過半,於投票時有一定影響力。黎梓恩憶及一次選舉某工作小組的主席,建制派有人遲到會議,便因小事借故集體離場,導致不能投票,可見建制派除了在立法會,在區議會也會搞流會。
政治大環境難改變 盼保住社區及議會
由雨傘、政改、到人大釋法,許多人對香港前景愈來愈憂慮失望。作為年輕的民主派議員,黎梓恩坦言「大環境好難改變架啦,你唔好比佢影響到已經好好。」不過,他也表示難免受近日宣誓風波影響,「啲人見到你咁後生又係議員,就話你哋係青年新政,跟住就指住我哋嚟鬧,佢哋會覺得你哋(梁游)鬧完就抵比人DQ,佢哋唔明白係兩件事嚟。」他承認,以區議員身份與街坊論政有限制。
早前320名建制區議員聯署支持人大釋法,無綫新聞一度誤報十八區區議會均支持釋法。黎梓恩指,倘若政府強行推動支持釋法議案,沙田區議會的民主派議員必然「同佢玩到盡」,例如不斷修改原動議,阻止動議通過。他又轟政府一直借助區議會平台製造輿論,「交課比阿爺睇」,「政府
為街坊團購揀靚米 
當提及建制派地區工作,很容易聯想到「蛇齋餅糉」。黎梓恩明言,建制及泛民區議員皆會用福利與街坊拉近關係,然而他在缺乏資源的情況下,更要出奇制勝。除了尋找贊助商,他更準備以團購手法為街坊爭取平米,「我已經搵咗批發商,逐隻米拎過嚟試架!揀又抵又靚嗰隻(米)嚟團購囉!平成廿幾三十幾蚊架!」但他認為地區工作始終為最重要,「大家都會派,但你做嘢多過佢,你咪贏咗佢,咁咪由地區事務搶分。」都已經搲爛塊面,我哋會追住黎打,唔會再忍佢。」
打破「政府一定啱」迷思
對於將來的工作期望,他盼為社區帶來民氣,保住自己的社區,甚至運用議席的資源,去幫助民主派人士下屆參選。「有時反對派或民主派唔一定係爛仔」,他希望以行動作為榜樣,以政績及說服居民。有時市民會認為「反對就係錯、「政府做野就係啱」,但他希望讓市民獨立思考,「講事實比市民聽,等佢哋自己諗。」

【傘兵一年後】
〈立足保守老邨 黃子健:我們才是少數〉

記者:楊梓勤
aa2.jpg

有共鳴

TOP

睇嗰句「有時反對派或民主派唔一定係爛仔」,我就聯想到「即係有時係爛仔啦」……
又另一句「都已經搲爛塊面,我哋會追住黎打,唔會再忍佢。」,呢句建制一樣咩可以咁講……
佔領79日係咪已經搲爛塊面?根本反對佔領的聲音不小吧,點解仲要佔領?我同意每個人都可以有政治訴求,但點解可以用香港全部人的民生來換取自己的政治訴求?
講到尾,一肥、雙學、三烏龜都未找數!

TOP

又另一句上來吹水同嗌交

TOP

我只求吹水,事實上我提出來的看法亦是事實。

TOP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