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發帖

按反對派標準 司馬文理應退選

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

媒體揭露正參與立法會「建築、測量、都市規劃及園境界」功能組別補選的司馬文,其西貢獨立屋的非法僭建比他早前承認的更為嚴重,其獨立屋右邊的石屎平台,並非如他之前所指全是租用官地,而是在租地對開再佔用一處山坡,並在上面僭建半圓形平台,變成他口中所形容的「遛狗花園」,為時達12年之久。

司馬文回覆查詢時重申,他購入村屋時已有一個半圓形平台,已向政府申請短期批租,並與地政處人員達成所謂「共識」,不會將該半圓形範圍納入其租約中。這個所謂「共識」只是他一面之辭,是否屬實已令人質疑。而且,他既然指該空間不屬於自己,何以還要用鐵欄圍封,甚至安裝地燈照明?原因只有一個,就是他根本一直有使用該空間,儘管他指該空間不屬其租約,但這只是應付地政處人員的「說辭」。

誤導公眾誠信盡失

這次事件司馬文至少犯了兩大錯:一是身為業界人士知法犯法,公然在住宅僭建,而且在得悉家中有僭建物之後一直未有處理達12年之久,直到其參選時被傳媒揭發,才不情不願地向公眾交代,缺乏從政人士應有的誠信。二是有向公眾撒謊之嫌。他在事件被揭發後,起初指有關僭建物是租用官地,但事實是其佔用的地方遠較官地為多,除官地外還佔用一處山坡。司馬文不可能不知道其一直非法佔用官地以及僭建,但在初時仍然向公眾撒謊,企圖誤導公眾,這說明事件不但涉及僭建,更涉及個人誠信操守,性質非同一般。

反對派對於僭建一向是「律人以嚴,待己以寬」。直到今時今日,反對派還在糾纏鄭若驊的僭建事件。如果以事件論,鄭若驊事後已經即時作出處理,並且向公眾致歉,但司馬文不但拒絕跟進善後,更涉嫌欺騙公眾,至今更沒有向市民道歉。

反對派對鄭若驊窮追猛打,但對於性質更嚴重的司馬文不但沒有半句批評,反而在立法會上不斷為其護短,葉建源在立法會上甚至以規程問題,不讓議員討論司馬文事件。至於司馬文前黨友陳淑莊,更指責建制派用立法會資源評論補選候選人云云。僭建問題屬於公眾事務,為什麼立法會不能討論?正是因為當中涉及參選人,更應該弄清楚事件。況且,反對派利用立法會挑動政治風波,為補選製造議題也不是第一次,過去為什麼不見他們如此「避嫌」?

反對派失底線原則

如果按反對派「比白紙更白」的標準,司馬文犯下兩大錯現在就應該退選,這樣反對派才可以理直氣壯地批評鄭若驊,才可以站在「道德高地」。然而,反對派卻是雙重標準,僭建發生在司馬文、毛孟靜等身上就不當一回事,指事件「十分正常」「情有可原」。這樣雙重標準,暴露反對派被政治蒙蔽了理智,只問立場不問是非,同樣的僭建事件,對不同人就有不同的態度。

反對派近年墮落的速度令人瞠目結舌。記得當年司馬文還是公民黨成員時,他有意參選「超級區議會」並尋求公民黨支持。公民黨當時拒絕的理由是他準備太遲,但真正的考慮卻是認為他家中有僭建問題,並不適合參選,最終令司馬文憤而退黨。當年的公民黨雖然做了很多禍港惡行,但在處理司馬文參選中至少還有一點黨格、還有一點底線。現在反對派一邊死咬鄭若驊,要求她為僭建事件下台,但另一邊廂,卻支持僭建性質更嚴重的司馬文參選,指他的僭建不是問題。如此不堪的行為,當年公民黨都做不出,今日反對派可以面不紅耳不赤地做,這反映反對派的墮落和不堪,為了一個議席,失去自己的底線和原則,值得嗎?

讀文匯報PDF版面
票選泛民,抱憾終生

冇自己想法,正傳聲犬
我係嗰無學識嘅小無賴

TOP

司馬文應該選唔到啩……

TOP

轉載就叫傳聲犬,咁你晌康城嘅一班范國威嘅契弟,包括嗰個老虔婆同埋你,都係一隻狗啫
票選泛民,抱憾終生

TOP

司馬文應該選唔到啩……
layman 發表於 26/2/2018 11:30

今次建制派派一個人,再唔係狗咬狗骨,機會無

TOP

今次建制派派一個人,再唔係狗咬狗骨,機會無
wyk 發表於 2018-2-26 13:05

新東泛民以小圈子選舉法,派咖喱一個人,再唔係狗咬狗骨,所以應該有機會……
不過下屆就難講,一句講晒,利益所在……

TOP

又有人被幽禁

TOP

又有人被幽禁
klpercy 發表於 2018-2-26 16:10

網上乜人都有……

TOP

回復 8# layman

近排尼位亞姐……幾爆火!

TOP

回復  layman

近排尼位亞姐……幾爆火!
klpercy 發表於 2018-2-26 16:21

其實無乜值得爆?

TOP

返回列表